您的当前位置:
“以房养老”的纠结不仅在养老
来源: | 作者: | 时间:2013-07-09 | 337 次浏览 | 分享到:
      9月28日,民政部等12个部门与全国政协开会讨论养老工作进展。银监会负责人表示,由于中国现有的制度房屋产权70年,“以房养老”难以推行。如果是房价上行期,“以房养老”问题不大,可如果是房价下行期,有可能遇到问题。(9月29日《新京报》)

  “房屋70年产权制约以房养老”,银监会的这个表态,或许会遭到一些网友的质疑,认为是银监会为代表的金融机构态度消极,对从自己专业领域构建更多元的养老格局不热情。也有一些网友“触景生情”感慨:“用一辈子时间挣钱买了一套房子,还没来得及让子孙继承,又到期了。于是子孙又重复自己的老路,再花一辈子赚钱去买房……于是子子孙孙,生生世世,都是在为地产商赚钱!”

  这个颇带情绪的说法,说明民众在说到“房子”和“养老”话题时,已经顾不上剥开事件外壳,直接地直奔最关心的事件内核去了。这也难怪,先不管“以房养老”的论调如何,只因直接牵涉到“房”和“养老”这两大字眼,吸引来多少舆论关注都不为过。

  “以房养老”指老人将自己的产权房抵押或者出租出去,以定期取得一定数额养老金的一种养老方式。这其实有个隐含前提,就是首先得有房,然后才能以房养老。而仅此一项,其实就已经屏蔽掉了不少老年人。其二,有房老人还得观念开明,没想着以房传世。这当然也要求子女经济条件优裕,思想开通。

  而满足了这些观念或经济条件之后,接着才是技术层面分析,比如“以房养老”也是牵一发动全身,须辅以透明、公正的法治环境。因为它涉及房产、金融、社会保障、保险以及政府部门等。而最具体的,当然就是房屋估值难题,在楼市行情波动之下,商业保险公司和早年抵押物业的老人都可能随着房市行情而改变意见。

  可以看出,“以房养老”的纠结其实不光在养老一域。说到底,要解开养老困境,以房养老是一个有益补充,创意不错,却操作不易。而真正市场化的以保险为主的商业养老,也和这一境况相仿。对大多数迟暮之年老无所依之人来说,最靠谱也最应该负起养老责任的,除了有赡养能力的子女,更该是政府出面担此重任。

  比如完善社会保险法,并辅之以不同领域配套的制度跟进,构筑更丰满覆盖面更广的社保体系。如人社保障部社会保障研究所副所长所言:“解除后顾之忧,让百姓在物质生活改善的同时拥有更多的安全感,对未来有良好的预期。”这种理想预期,无疑是社保改革的价值旨归,也是消除养老焦虑,实现老有所依的制度支撑。

  我们看到不少这方面的努力,比如之前民政部等四部委,要求建立和完善城乡低保标准与物价上涨挂钩的联动机制,并随当地居民生活必需品价格变化和人民生活水平提高定期调整。其实,低保与物价联动,是“实现城乡社会救助全覆盖”,完善福利保障体系的开始。